玫瑰花

2017年04月12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文/覃小玲

玫瑰的手掌还没开始使劲,门就“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门没有锁,玫瑰探头朝里面望去,屋内的光景一点儿没有变:地板还是那个水泥地板;桌子还是那个破败腐朽的木桌,就连八年前被他撞坏了一条腿的四角凳也还安在。

八年了,离家八年了。在这八年里,玫瑰铁了心地一次也没有回来过。

八年前的玫瑰十八岁,那时的她还不叫玫瑰。这名字是她离家出走后自己给自己取的。玫瑰的十八岁并没有和以往走过的十几个年头有什么不同,割草、煮饭、喂猪、种麦收麦等一系列工作构成了她的全部,乏味而无聊。但十八岁的玫瑰却和以往十七个年头的玫瑰有些不同了,十八岁的玫瑰渴望拥有自己的一朵玫瑰花——红艳艳的娇羞欲滴的玫瑰花。因为,玫瑰花是美丽爱情的象征,十八岁的玫瑰也开始有了美丽的心事。但是,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日常开销都要省吃俭用,哪还有一些闲钱去满足玫瑰这个微不足道的愿望呢?理所当然的,当玫瑰跟她娘提这个要求时,不仅挨了骂,而且挨了打,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的甩在玫瑰的脸上,玫瑰猝不及防,身子一倒便压坏了一张无辜的四角凳。

就是那天挨了打的夜里,玫瑰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来,哭着跑了出去。没有人去追她,甚至,那个那个小她两岁的弟弟还站在一旁看他的笑话,他们一定以为她不久就会自己乖乖回来,然后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但是,他们错了。他们永远也无法了解玫瑰的倔强。

流浪在外的玫瑰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在矿上帮矿工煮饭,整个脸都被煤矿熏得黝黑;在饭店里洗碗,冬天冰冷的水把她的手泡得生出了一个又一个冻疮,冻得像两个水分过旺的萝卜,最落魄没有工作的时候,玫瑰就得去翻垃圾桶,跟流浪猫。流浪狗们抢食,就得睡在天桥下面,听天桥上的车来来往往声——但是,即使这样,玫瑰也从来没有动过回家的念头。即使死在外面,成了一副无名的枯骨,我也绝不可能在回家了。玫瑰想,玫瑰再也忍受不了那个闯了祸闯了祸只会让自己擦屁股的弟弟,再也忍受不了那个因工伤而半身不遂脾气大变的爹,再也忍受不了那个整天只会干活嗓门又大口粗对自己毫不关心的娘——那个破败的家,没有什么值得玫瑰好留恋的。

玫瑰漂泊的日子是在一个男人出现后结束的。那个男人不高大,不英俊,但却给了玫瑰无限的爱和温暖——最主要的是。他愿意每天都给玫瑰送一只她喜欢的玫瑰。在男人爱的滋润下,玫瑰才开始变成一朵盛开的玫瑰,才开始真正体会到生命的美好,玫瑰毫无防备地将自己的一切托付给了她最深爱的男人,并憧憬着在某一天能握着他的手共度百年之好。不久,玫瑰的体内就孕育了一个新的生命,然而,那个给与他万分宠爱的男人却决意不要这个孩子。男人说,玫瑰还太年轻,他不忍心让玫瑰在那么小的年纪就当了妈妈。玫瑰相信了,于是,在今后的日子里,玫瑰为这个男人一次又一次地堕胎。只因为玫瑰相信男人说等他有了足够的钱就会给玫瑰一个名分。对于男人说的话,玫瑰从来没有半点怀疑。直到有一天,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冲进玫瑰工作的餐厅对玫瑰一顿劈头盖脸的猛打才让玫瑰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原来,男人是有老婆的。万念俱灰的玫瑰跑去男人的公司质问男人,却被男人的一个巴掌帅得晕头转向。玫瑰愣愣的看着男人,流出了离家后不曾流出的泪水。倔强的玫瑰在离家后曾不止一次的告诫自己,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流泪,因为流了泪,也不会有人心疼。但是那天的玫瑰却哭了,她实在太爱她眼前的男人,实在被他伤得太深了。在男人的公司里,玫瑰没有在说话,而是转过身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玫瑰没有去药店买安眠药,而是去杂货店买了一碰“敌敌畏”,以前的多年农作经验告诉她,“敌敌畏”毒性最大。玫瑰是铁了心要去死的,就像当初铁了心要离家一样。但是,在死之前,玫瑰却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她必须要让爹和娘知道自己快要死了。绝望的玫瑰需要一种报复的快感。他恨透了这世上所有令他伤心的人。玫瑰用公共电话拨遍了村里小卖部的电话,那是他们村里唯一的一部电话。所有外出打工的人都会通过这部电话跟家里人报平安。电话通了,几分钟后,娘苍老而又微颤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是二丫吗?喂,你怎么不说话?娘那时打了你是娘的不对,你在外面过得好不好......玫瑰咬着唇倔强的没有说话,她早先准备好的一大段报复性的话都通通化为了泪水。玫瑰海没等娘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玫瑰放弃了喝下“敌敌畏”的念头。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楼下公用电话亭的电话总会时不时地响起,而玫瑰也不曾在意。后来的某一天,玫瑰在下班回来的晚上无意间瞥见了墙上贴着的告示。最近小区的居民反映,楼下的公用电话亭总是无缘无故的响起,电话那头说要寻找一个叫二丫的女孩。家里已经把猪卖了买了一个新电话,电话号码是:7233238.请二丫及时与家里联系,并尽快回家,家里的门没有锁。

围观的人都在议论,却没有人注意到早已泪就满面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