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子风采>班级刊物展

梦萦易安

2017年04月12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文/黄舒苹

   花开荼靡花事了,烟尘过,知多少。

——题记

   芳草池塘,一溪水流,他黑衣素颜,你纤手粉妆,携手共泛舟。余晖半洒,你蓦然回首,秀发香腮,嫣然轻笑。你依偎于他怀中,两朵红云爬上你的脸蛋,旁边的他,亦是如此柔情似水。半月纱窗剪,月明花满枝。他旋砚展墨,你半举朱笔,一点笔墨,一笺书签,从此手把青梅,倚门回首,笑面芙蓉一笑开,半笺娇恨寄幽怀。

   流水如舟,二十余载。一滩鸥鹭的忘返,太匆匆。你芊芊手,绮罗衣,满院繁花笑语低,一花二影,惟愿相濡以沫不分离。可心事竟谁知,一朝靖康,金破汴京,曾经的花好月圆,在金戈铁马下,又是半城烟沙,物是人非事事休,红藕已残,镜花已碎,欲语,泪先流。

   寂寞深闺,宝席凉初透,只好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你懒望秋水似无波,叹:争渡已去,何来鸥鹭?生香薰袖,梦中佳影,今又何处?一种相思,两地愁,浓香吹尽,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往昔幸福,若镜中花,你顾影自叹,瘦比黄花。惧别离,年华损,是波折,亦劫难,幽深水长,载去昨日的落花,潇潇疏雨,又催下,回忆中的他。

   相思折流水,闲愁折花黄,梧桐雨,点点愁,打湿缠绵多少。眉头暗锁的怨愁,袖中氤氲的残香,在你的字里行间,书的又是谁的伤,写的又是谁的痛。无言的等待,雁字回时,却是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升华。你孑然而立,酿一壶薄酒,误入藕花,寻寻觅觅,却也是在冷冷清清中寻得个凄凄惨惨戚戚。黄昏后,东篱把酒,遍地黄花,醉里花落去,也拟泛蚱蜢舟,载不动千缕愁肠。这次第,你蓦然感伤:莺莺燕燕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喜怒哀乐无人怨,待我红颜变黄花一片,最初晴天,但愿……哎,罢了,罢了。

   此后经年,孤柴院门,三杯两盏淡酒,不敌晚来急风。独立西楼,任他花自飘零水自流。温一壶淡酒,荼蘼落尽,煮酒残花,只怪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只愿在最美的时光,遇到你的最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