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子风采>班级刊物展

忧与游

2017年04月12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文/覃颖贤

   闷在五合好久,繁杂的事务像五指山把我压得动弹不得,就算是孙悟空也有摆脱束缚的那天。下了决心要自己给自己减负,出去走走散散心。

   跟着手机导航走,很快到达了蒲津公园。这公园依山而建,可以说公园即是山,山即是公园,但山的海拔不高,约一百多米。从门向里望,只入眼帘的便是“灵龟池”,但池水早已干涸,只有石龟身上干结的青苔诉说着往日的风光。灵龟池旁是一条上山的小路,走上十几步便有一块大石悬在路上方,游人需从石洞下低头穿行。这大石生得任性,有点“我的地盘听我的”的霸气。继续往上走一会,可稍作停留观赏远处滔滔的江水及停泊的船只,虽然没有“春江潮水连海平”的壮阔,但也有“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绿”的秀丽。小路旁既有野花野草,也有人工种植的花木,也许是管理人员放任它们生长太久,完全分不出谁是“东道主”谁是“座上宾”了。

   这个公园已有几十年的历史,相应的配套设施早已老旧,时光散了一群又一群人,多少曾到此游玩的小孩子转眼间都变成了中年人甚至老年人,只有这参天古木在此依旧焕发着勃勃生机。青葱的掩映遮挡了我的视线,眼睛虽被蒙蔽了,耳朵却还是很灵光的。

   还没到山顶便听到一阵“咕咕”的叫声,这山上还有鸽子?爬到山顶我的疑惑便解开了,山顶有个“观音池”,池的中央是一座观音像,池旁是成群的鸽子。鸽子时而飞起到枝头休憩,时而在地上闲散地晃着找吃的。偶有游人向它们抛食,它们也小心翼翼地不敢靠得太近,只慢慢打量后趁人不注意一口叼走食物,真是有趣。

   离了观音池,走过一片空地,便可看到一个猴笼,圈养着大大小小约十只猴子,这可以说是整个公园最热闹的地方。顽皮灵活的猴子吸引了许多人给它们喂食,但也暴露了一些不文明的行为。有的家长将猴笼旁种植的观赏竹拦腰折断,在断竹端头伸到猴笼前逗弄猴子;没有分辨力的小猴子不时啃咬着笼里的一个白色塑料袋……这群猴得到的待遇不是很好,虽不用像马戏团的猴子般被当作苦役,但终日困在这牢笼中被游人逗弄,十分可怜。

   看了一会儿,我打算往别处去,但绕道猴笼后方才发现猴笼分上下两层,上层是游人逗弄猴子的地方,下层则是猴子的住处。这住处阴暗,墙壁上生着青苔,在远处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臭味。本来在上下打量着猴笼,眼睛却定格在了一只猴子身上。那猴子正双手抓着笼子眼望天空,目不转睛地盯着天。

   它在望什么、想什么?也许是望天空自由的飞鸟,也许是想逃出这个牢笼。我不是它,不知道它在想什么,但仔细想想,我们自己也被困在笼中不是吗?许多事限制了我们的自由,不是每个人都是李白,能够吟咏“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古人诗云: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也许有时候能抛下一切做自己想做的事,才是真正的自己,才是青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