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子风采>班级刊物展

夺回被搁置的灵魂

———浅析《赛德克·巴莱》的仪式感

2017年04月12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文/柳婷
  生命中最伟大的光辉不在于永不坠落,而是坠落后总能再度升起。魏德圣导演所执导的部历时十二年之久,跨国动员两万人拍摄的影片向观众还原的不仅仅是1930年发生在台湾南投的“雾社事件”,还传递着信仰彩虹的赛德克族用生命用鲜血阐释的什么是“真正的人”。这样的阐释毫不掩饰的体现在直观感受的仪式上,野蛮得合情合理,文明反倒成了需要反思的命题。
  黝黑的肤色,光着的脚丫,灵活的四肢,原始的交易,简单的蔽体,似狼的嚎叫,刀起刀落斩断敌人的头颅,刀起刀落也斩断了观众对台湾电影清新文艺的印象,影片开头便是年轻时的莫那·鲁道第一次出草,他在树林里飞速奔跑,越过河流,刀起刀落没有任何迟疑,在脸上刺图腾的仪式,让莫那·鲁道成为了真正的男人。
  日本军队冲破台湾最后一层保护强行侵入,炮轰大门军官骑着马挥着军刀将原有的旗帜一刀两半,采用仰拍的角度形成一种居高临下的仪式感,文明的入侵只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被同化,另一种则是血统与生命的灭亡,而二者相较,前者更为可怕。在猎场莫那和铁木为了一头猎物起了争执,却因日本小孩的一句“什么你的猎场,我的猎场?全都是我们日本人的!”直击内心,这种冲击猝不及防却又直入人心,文化殖民是多么可怕!在日本人的小孩中有这样的认识,那在被日本人教育的孩子又会将自己归为哪个民族?花冈一郎及二郎就是文化殖民的放大化,身上流着赛德克族的血,思想却在二者间矛盾纠结,他们的样子正是那些现在被日本人教育的孩子在二十年后的真实写照。莫那·鲁道对被控制的文明生活有着清楚的认知识,邮局、商店、学校、这些打着文明旗号的建设实则是在野蛮的剥夺赛德克族的自由和文明,赛德克是一个崇拜祖灵,看重死后灵魂归宿的民族,用生命在守护祖先留下的猎场,守护着对彩虹桥的信仰。没有任何一个民族能以“文明”的噱头让另一个民族卑躬屈膝,尽管知道是无望的反抗,但莫那·鲁道依然义无反顾的率领部落背水一战。
  全片充满土著民族特有风情的配乐无疑是一场听觉盛宴,同时也是代表这个民族文化的仪式之一,无论是庆祝时互相围绕着的载歌载舞又或是陷入绝境时的安抚呻吟都让人不得不在流淌的音符中感受其心境和遭遇。歌词的直白为影片增添了色彩,赛德克族通过歌唱表达对快乐对绝境的直观感觉,片中有三次歌唱分别代表三个阶段,第一次出现在影片上的三分之一处,赛德克在大雨中砍伐树木时见到了彩虹,彩虹是赛德克族灵魂的归宿,是赖以生存的信仰,提醒着自己和族人勇士的身份,也在鼓励着大家坚持。第二次莫那·鲁道在水边与已在彩虹桥的父亲和声对唱朗朗上口,无比美妙,体现了一种美好精神信仰的传承。第三次是在败局已定的绝境下,莫那·鲁道迈着熟悉的舞步跳着最后一支舞。在部落集体歌唱舞蹈的仪式中,观众才真实的感受到无比自在的赛德克族,这种仪式能让每一个人投入进去忘掉束缚,这才是真正属于他们的生活方式!这才是属于赛德克族的文明!
  影片的色调以一种浓郁的翠绿带着一点朦胧的白雾为主基调,既契合树林的环境又从画面透露着一丝压抑和沉闷,原本充满生机的绿色在血祭和赤裸裸的砍刀面前笼罩着一层无法拨散开的白雾,能给观众眼前带来另一抹色彩的只有雨后的彩虹,彩虹的出现不仅只是一种色彩的点缀,也是能给赛德克族带来力量和支撑的一种仪式。浓郁的绿色是环境,拨不开的白雾是吃人的“文明”笼罩着,剩下赛德克族在绿色的环境和白雾的笼罩中反抗,赛德克族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而拨开这层白雾就是看见彩虹的唯一方式。
  在人物的塑造上,灵魂人物莫那·鲁道让人难忘,年轻时的他勇敢、骄傲、有着年轻气盛的蓬勃朝气,有着青年的果敢大胆,中年的他眼中的杀气依然让人敬畏,带着一分坚忍沉稳和部落领袖的谋略大气。用近二十年的隐忍收集火药,让异族人在猎场称王的不甘心到二十年的隐忍他从没放弃过要将异族人赶出属于赛德克的猎场。为了正在遗失的信仰和图腾,莫那·鲁道在明知道奋起反抗的结果,却义无反顾。用英雄概括他的形象反而不太妥当,莫那·鲁道更多的是作为作为头目对族人的担当和责任,作为一个赛德克维护着信仰维护着深爱的土地,在他的背后这样的赛德克数不尽,无论勤耕的男人还是织布的女人,无论尚且懂事的小孩还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让灵魂回归彩虹桥是他们共同的执念。少年巴万像极了年轻的莫那·鲁道,在水中与猛兽搏斗和影片开头莫那·鲁道出草的场景如出一辙,少年巴万是赛德克的下一代,接受着被同化的教育,但赛德克人的勇士精神还未熄灭,这种精神完成了代代相传的仪式。不得不提的是铁木力斯,作为一样被侵占领土的部落,却没有选择一线对外,但也不适合给他们带上背叛者的帽子,赛德克维护的是种族的信仰,而铁木力斯代表维护的却是男人的尊严。
  对比蒙太奇和象征蒙太奇在影片中尤为突出,樱花是日本的国花,树林里血红的樱花林象征着赛德克族用鲜血与日本的斗争,这鲜红的血除了直观的体现在残忍的杀戮中,还藏在有象征性的樱花里。在三百赛德克人团结起来对抗千余日本官兵,展开令人振奋的反抗,触目惊心的鲜血冲击着每一个人最原始的人性,赛德克族取得小部分的胜利仪式在樱花林上展现得一清二楚,原本鲜红一片的樱花林只剩下光秃秃一片,仅剩枝上残留的一朵红樱花尤为显眼。影片中日本人占领时日本军官骑着马挥舞军刀将旗帜一刀劈成两半,而在赛德克族奋起反抗时一刀挥下太阳旗掉落,莫那·鲁道头目一屁股坐在掉落的太阳旗上,前后相互呼应完成了反抗的仪式。
  生喝鹿血吃生肉式的野蛮与戴着伪善面具的文明正面交锋,野蛮背后蕴藏自由的灵魂和信仰,文明背后却实施着惨无人道的野蛮,英勇就义的武士精神,妇女小孩自缢的悲壮,真正的人可以输掉身体,但绝不能输掉灵魂!仪式是浮在赛德克族文明的一个表层,而血性和坚定的信仰是赛德克族宝贵且令人敬畏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