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子风采>班级刊物展

默乡思

2016年10月2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王娇

相比喧嚣繁华的城市,似乎农村的静谧和悠然更赋有独特的美。

蔚蓝色的天空中,飘着几朵随风消散的白云;空旷的原野上,除去有些带点儿枯状的草以外,剩下的就是那一阵阵微醺似醉的风了。它吹起你飘逸的头发,掠过你明亮的眼眸,拂过你柔软的脸颊……在这一刻,你会觉得任何沉重的事、物在你的心中,都变得异常渺小,这——只因身旁的风景给了自己的心最好的放逐。      

远望,几百米之外,成群的牛羊在沐着阳光,享受自然带给它们的乐趣。看着它们在草地上不紧不慢的身影,还时不时“咩咩”的叫唤两声,好像告诉我们,它们在那一刻有多么地快乐……然而它们最终总也逃脱不了被宰杀的命运。我时常在想,它们的一生究竟可以有多长,几年还是几个月?因为人们总等不了让它们过完未知的一生,所以让它们的一生变得如此短暂,似乎只是一眨眼,用来看看这世界,也或许证明了它们来过。就这样,我们时常在目睹别人的命运,作为旁人,或兴或叹,却无可奈何。

纵使时光如刃,也切不断那些斑驳的记忆。

有一个老地方属于我。那是一个我出生的地方,一个我走出外面十几年却总会时不时惦念、想要回去的地方。那里,现在看来已然没有当初那般繁盛的模样,村落人烟稀少,倒也有几户人家盖了新房子,庄稼不像从前那般一望无际,田亩数越来越少,而近年又逢大旱,更是一副不堪的样子。变化也大。只有家门前的那三棵杨树依旧高大繁茂,不过时间的流逝定在它们身上添了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四季交替,时光织起罗网,筑起“囚笼”。有许多人走出了这里,但也仍有人一辈子坚守在这里。就像我的大伯和大妈一样。每次看着他们劳作过后疲倦的身影,摸着他们长满老茧的手,内心总有许多触动。人们常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来形容农民的生活。而我觉得,他们的程度远不止这样,甚至于“日落未息”,也许这才是他们生活最真实不过的写照。这次回去,跟着姐夫、姐还有哥一行人去锄地,锄了大约两个小时,因为地里沙子太多,总硌脚,索性就脱了鞋子,光着脚锄完了草。完事儿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腰酸背疼,脚上还磨起了泡,第二天早上起来胳膊肘都有些抬不起来……想来距离我上次锄地已经事隔好几年了,那时候虽然年纪小,却也有力气,因为时常放假回去帮忙锄地、收秋之类的,就习惯了。而现在,仅仅两小时的锄地“工作”让我有打了一假期工的感觉。虽然做起来没有以前那么熟练,但是我在那两个小时中,一直都是尽心尽力做的,因为我想每做一件事情都把它尽量做完,尽可能做好。这样对自己付出的辛苦和花费的时间也会有一个不错的交待。

这么多年,每一次回到农村,内心都不由得有些酸楚。想想自己那两个小时都觉得是一种煎熬,那作为农民,寒来暑往,朝来暮去,这样的两个小时有千千万万个,而他们却一直在坚持。毫无疑问,农民是伟大的。每一个农民付出的结果,都成为了我们的生活得以维持下去的理由。所以,我们能做的、应该做的就是尊敬和善待他们,并且珍惜他们的劳动成果,因为他们值得!

走了一路,看了一路,想了一路。心中记住的风景有限,但身边的风景无限。那索性就将眼睛看到的、心灵触动的,都用笔勾勒成永恒的记忆。待岁月将它沉淀,再回首。

仰望,傍晚的天空,布满迷人的晚霞,就像一个个满腹故事的小乡村,简单却不失它赋有陈韵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