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子风采>班级刊物展

皖秋

2016年07月08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舒悦

这是秋天的时令,却是四月芳菲,卉木萋萋。南宁,一个没有秋天的城市,最是一处春好。许是看尽接天莲叶,竹外桃花,更想见败叶零乱,风定犹舞。故每逢中秋重阳,佳期如梦,独问谁家点灯今夜?总是说,秋意晚,千里念行客,殊不知,秋风至,孤客最先闻。借同僚,慰相思,最忆皖秋:鸡冠色,山色空蒙,腊酒足鸡豚。

皖秋,最喜的是秋实硕果,一丛火红。当小桥下的流水淌走了入秋时的第一片落叶,秋风已经吹起了金色的波浪。落木萧萧,铺满了一地绚丽。那些熟透了的美味的果子,总是长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即使是远的,也阻止不了那些贪吃的孩子们,他们会趁着父母午后的倦意,悄悄的在梧桐树下集合,拿着木棍,背着竹筐,沿着那一条木叶小道,踏着一地的金黄出发!林中的树又高又直,阳光穿射下来,纷飞的木叶如梦似幻,就像飘飘坠落的枯叶蝶,落在孩子们的头上,肩上,还有手上。每每看见那些孩子如同得胜归来的将军神采奕奕,不禁哑然失笑,这也是我儿时的回忆。而现在,每当想起那山中秋景,记住的不仅是累累的硕果,还有枫叶燃烧的火焰。有人曾写道:深秋的颜色是最朴素的,没有修饰,没有点缀,有的只是深沉与厚重,有的是温暖。而我却觉得皖秋就是一名妩媚多情的贵妇,美丽的秋景如同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令人欲罢不能!

皖秋,最美的是霜落林空,秋雨蒙蒙。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雨来临之前,是有预备的。当一番风起云涌时,邻人之间互相呼应着便将屋外晒干的果子或是还在滴着油的腊肉早早的收拾回去,随即一场秋雨袭来,激起一地的迷蒙。秋雨,绵绵而又细腻,遥望虽有磅礴之势,静听却得天籁之声。想起当年秋雨梧桐叶落时,临窗眺望,不慎寒气侵体,卧床数日,母亲每日熬姜汤以驱寒,更怕我日后着凉,用毛线织一披肩。可自打入学以来,不曾用过一回。秋雨下着下着,便如同哭泣着进入梦乡的孩子,渐渐的一抽一泣,颊上还残留着泪水,惹人怜爱。雨后的山林更显幽寂,偶尔几处鸟鸣空涧,清脆悦耳,闭上眼,还能听到空谷传来的涓涓河水声,深吸一口气,感觉只有秋天才有的神清气爽!而未过几时,渐黄昏,薄雾起,飞鸿影下,深山夕照。除却寒风送来的凉意,路上溅起的污泥,又怎知刚刚下了一场秋雨,晚归的人们也许还能听见屋檐落雨,嘀嗒嘀嘀。

皖秋,最想的是中秋赏月,共醉重阳。“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独在异乡,身为异客,同共佳节,却也不是滋味。一顿饭,一杯酒,过后主要的还是在路上互诉的浓浓相思情!没有“独酌无相亲”的孤寂,也没有“半夜凉初透”的凄冷,有的是心中抹不去的惆怅,是西施眼中隐藏的淡淡的忧伤。于此,虽然季不应景,没有秋天应有的清、静、悲凉,但每逢此时,思乡之情愈深。记得家中过节之时,早把食物备好,次日一大早便有亲友登门拜访,这之间的礼节是万万不能少的。而在这一天,我也会跟着父母去省亲,最爱听姥姥在灶旁说着家长里短,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吃饭时,香火点着,大门关上,毕竟秋夜微凉,一大家子便在热热闹闹中结束了这次佳节,各自趁着夜色回家,唏嘘道:这不是冬天快到了吧!现在,每每接到父母打来的电话,不懂到底是我逢秋悲寂寥,还是他们相思意万重。许是将这对家乡的偏爱,加注于秋上,才成了我对皖秋这深深的执念,我虽满目萋萋,却是溢满别情!

“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粟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皖,我的家乡,秋,我的季节。皖秋的风景绚丽,皖秋的雨季悲凉,皖秋的佳节成殇。最爱皖秋,如美画卷,是我心中的那抹柔情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