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童年

2016年06月07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吴怡宁

    有些味道边走边尝,有些味道,只能睡在童年的梦里。

一.夏洛的网和棉花糖

初夏的时候,一只见多识广的老山羊拜访了小猪威伯。整个农场的大人们都筹划着要在圣诞节杀掉威伯,把它做成火腿和腌肉。可怜的威伯向好朋友蜘蛛夏洛哭泣,说它不想死,它想在农场里活着,就待在舒服的牛粪堆旁边,和所有的朋友一起,呼吸甜美的空气,躺在美丽的太阳底下。

蜘蛛夏洛轻松地对它说:“你不会死。”

这是夏洛向威伯许下的诺言。夏洛一次次地在猪圈上织网,网上用清晰地人类的文字写着“神奇的猪”、“谦虚的猪”、“了不起的猪”,主人一家信以为真,小猪威伯终于活了下来,被送到集市上去展览。没有人再伤害它,小猪威伯将度过白雪皑皑的冬天,看到白天再次变长,暖风吹过池塘……

而蜘蛛夏洛,因为衰老和疲惫,死在了空荡荡的集市上。

小时候总是感动于温情而美好的《夏洛的网》,我的心头不止一次变温暖。我总是想着自己可以遇见蜘蛛夏洛,在危难的阴影下,默默地为我织网,让我平安,让我可以看到来年的冰雪融化。

我记起的是在七岁的某个凌晨五点,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小伙伴霓子知道我生病后嚷嚷着要妈妈陪她过来看我。我那时已经痛得眼前发黑,却也看得见霓子手上拿着我爱吃的棉花糖,她跌跌撞撞地从门外扑进来,头发是乱的,衣服扣错了扣子。

我忍不住地想笑,只是疼痛感一直都在。“快看,我给你带了棉花糖,吃了就不会痛的。棉花糖是甜甜的呦。”当时稚嫩的脸庞,夸张的动作,温柔的话语,甜甜的棉花糖都是记忆中最深的部分。

关于友情,我尝到的是甜美,除此之外,我似乎没有尝到更多地味道。我也愿意这样去编织一张夏洛的网,温柔的、坚强的,覆盖着我的朋友。

二.挂钟和牛奶

墙上的挂钟,曾是我童年最爱看的一道风景。

我对它有一种说不出的崇拜,因为它掌管着时间,我的作息似乎都受它的支配。我觉得左右摇摆的钟摆就是一张可以对所有人发号施令的嘴,它说什么,我们就得乖乖地听。到了指定的时间,我就得被父母吆喝着去喝牛奶。

一开始喝纽崔莱,感觉那味儿香浓棒极了。一杯喝不够还想着再来一杯。后来,我才发现,每次妈妈喊我喝牛奶,她都是理直气壮地说话,而且还和闹钟息息相关:“都几点了,还不起床喝牛奶吃早餐!”要不就是:“都几点了,还在外面疯玩!快回来喝了牛奶睡觉。”这时候我觉得挂钟就是一个拿着烟袋锅磕着我脑门的狠心老头,又凶又倔,真想把它掀翻在地,让它永远不能再行走。我又想着挂钟能不能走得快一点,再快一点,让我多喝几杯牛奶多快乐几次。

我那时天真地以为时间是一双神秘的大手给放在挂钟里的,还曾以为是妈妈的手,从来不认为那是机械或电子的产物。它每时每刻地行走着,走得不慌不忙、气定凝神。而我看着挂钟,一会儿想着它会不会贪恋外面鸟语花香的精彩而放慢脚步,一会儿想着它会不会因为北风肆虐、大雪纷飞而加快脚步。我想的最多的就是我的牛奶,渴了不想喝茶,闹着要喝牛奶,可是妈妈偏偏不让。于是我只能每天盼着喝牛奶的时刻到来,然后好好享受一番。

后来我慢慢地明白了,时间藏在挂钟里,妈妈的爱散发出牛奶香。听挂钟前行的声音,总是一个节奏,好像是一首妈妈唱的温馨的摇篮曲,我也因此每天都睡意浓浓。不只是喝了牛奶以后可以安心睡觉还是挂钟的摇摆声催我进入梦乡……

时间就这么流走了,牛奶的包装升级了,挂钟坏了,但妈妈的爱却一直未变。只有时间与我们一同经历风霜雨雪,潮涨潮落,而我也就这么长大了。

三.桥和麻糍

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寒,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江南?

在桥的那边,有一家麻糍店。每天上下学,都会经过。我爱吃麻糍,香喷喷、软绵绵、热腾腾,洁白如雪,光滑细腻,不钉牙糊口,老少皆宜。“外公,我想吃麻糍。”还未等我说完,外公就会开着小电驴带我去那家铺子,停下车,抱我下去,牵起我的小手慢慢地走过去。“老板,要一块麻糍,新出的。”外公话语利索。

后来,放学后去吃麻糍便成为一种习惯。外公吃过不少苦,自己舍不得花钱却总是愿意为我花钱,买我想吃的东西。我拿到了热腾腾的麻糍总要先给外公吃上两口,外公却总是以牙齿不好为理由不肯吃。“外公,你吃嘛,你不吃我也不吃。”这有这样外公才肯吃上两口。

有一回,等我吃完麻糍准备坐上车回家的时候,桥头迎面来了一辆大卡车。大卡车的司机打瞌睡,方向盘打错了,一不小心撞到了我和外公。“砰”的一声,车带人翻倒在地。“宁宁,你痛不痛?外公抱你去医院。”我呜呜地哭着,被吓着嘞,不知所措。

后来外公没有站起来抱我去医院,救护车过来带走了外公。我并无大碍。车子撞到了外公的背,正是外公的背为我抵挡了致命的一击。

麻糍的味道,不仅仅是清香,还有外公的那份爱在里面。如今那家麻糍店换了主人,味儿也变得不再那么纯正了。这家店的味儿变了你可以再去寻另一家店的味儿,你总能找到一些熟悉的味儿。可是,悲伤的是,外公不在了,我再也找不到那体贴温暖的情感了。

 

舌尖上,棉花糖、牛奶、麻糍。

童年里,夏洛的网、挂钟、桥。

我怀念,舌尖上的童年。我悼念,一去不复返的时光美人。我惋惜,如今城市里的孩子们被剥夺的黄金童年。我深思,回忆中一切安好的美食和人儿都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