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子风采>刊登佳作展

疯已过,情仍在

2016年04月18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期刊《昆仑文苑》2015年1月总第三十八期 作者: 卢雯雯

有些人,虽已与你分开,但是始终不能忘记;有些事,虽已成回忆,但是始终不能忘却。2011,我遇到了我的逗比舍友,开始了我的逗比生活。毕业后,疯已过,情仍在。

    高三时我住在226宿舍,我总觉得我们宿舍是最雷人、最特别的,因为里面住着九个疯子。因此我们自豪地对外宣称我们226是“疯人院”。舍服上印着的“一直疯着,从未停止”就是我们的口号。没想到,竟然得到了同学们的一致认同。这是为什么呢?读了下文,答案就能揭晓。

   首先为大家隆重介绍我们疯人院的院长——覃雪宁。大家千万不要被她的名字迷惑。这妞一点也和宁静挂不上钩。既然是院长,肯定是最疯的那个,尽管她一直都不肯承认。她个儿高,腿长,腰细,这就成了她奚落我们的资本,天天嘲笑我们腿短,吹嘘自己是小蛮腰。每当这个时候,我们都有拿扫把砸死她的冲动。这丫不仅个头大,嗓门也大,她尖叫一声整栋楼都会被震得抖三抖。在教室上课时响起的打嗝声,可谓是平地上一春雷,唤醒了多少昏昏欲睡的学子啊。

  我们226除了上面那傻高个外,还有幸住了班上最高的女生——赵玉婵。个头虽大,但性格与雪宁差了十万八千里。172的个头下却是说话细声细气的软妹子,我们都称她为“淑女”。当然,与我们这群疯友待久了,再淑女的她也会被同化,从而“晋级”为“女神(经)”。她同样会张开血盆大口,哈哈大笑,同样会边吃饭边冲着我们大声嚷嚷,大声讨论着帅哥。“淑女”从此是路人。

    接下来介绍的是名副其实的重量级人物——李雨桐。个儿高,身体倍儿壮,虎背熊腰,大圆脸,再加上整天都运动装打扮,使得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浓郁的“男人味”。我们有时候真的怀疑她是不是男扮女装,混进我们女生宿舍的。不过这厮动作超快,每次我们刚起床睁开眼就只能看到她推门离开的背影了。而且她是外膳的,晚上可以回家,所以她身上肩负着重任——帮忙充电和买奶茶。人挺豪爽的,所以和我们相处得也甚是融洽。

   第四号人物是我们的舍长韩爽。她也有着庞大的身躯,我们喜称她为“肥爽”。她外表像大姐,在生活上也是杠杠的大姐大,特别有当主妇的潜质,我们遇到困难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比如厕所堵了,锁头打不开了等。而且她还有个极大的优点,就是坚持不懈。每晚在床上做减肥运动,手脚乱舞的样子每次都把我们吓到,被我们誉为少儿麻痹操。每晚坚持把高音飚到底,不吼几句不舒服,以至于隔壁几个宿舍都能听到我们宿舍传出的鬼哭狼嚎。

    我们宿舍有壮壮的女子,也有瘦小的姑娘。其中黄冰——我们的冰冰姐就是小巧玲珑的妹子。别看她个儿小,工作能力可强了,掌管着我们班的财政大权呢(担任生活委)。她特别有个性,比如喜欢张杰就一直支持到底。那么优秀的妹子,居然有一个不算优点的特点。就是老是喋喋不休地呢喃着某件事,因此我们送了她一个称号“神叨叨”。比如有一次她的梳子不见了,就不断地念叨着“我的梳子不见了,太伤心了,心爱的梳子,你快回来,姐姐需要你”。一连念了几天,直到落在床底某个隐蔽处的梳子重现人间。冰冰姐的念功,一点也不亚于唐僧。

    我们226还有两个特别雷人的妹子。其中有酒窝的女生叫谢金凤,我们都叫她“谢谢”,以至于老师在课堂上提问叫她金凤时,我们都不知道金凤是何许人也,滑稽的是,这傻妞有时候居然也不知道金凤就是她自己。谢谢的两个小酒窝特别招人嫉妒,每次一笑,脸上那两个梨涡真能让人陷进去,久久不能回神。再加上她的声音像个小孩子,奶声奶气的,让人很容易产生保护欲,将她当成妹妹来疼爱。可是这小妹妹说话却很是雷人,她的回答实在够呛。就比如有一次我问她们:“我觉得我妈年轻时挺漂亮的,为什么到我就长成这样了呢?”然后她脱口而出:“可能是因为你爸吧。”顿时全宿舍爆笑,为此,我赠送了她一份优惠套餐——俩大白眼外加一声狮子吼。

    另外一个雷人妹子叫敏敏,我们一直叫她MM。这妞真是一个万能衣架,什么衣服套在她身上都好看。这丫每天都会在宿舍和我干上一架,但每次都以我失败告终。打不过她也就算了,还吵不过她,没办法,这妹子损人太厉害了,说话雷到爆。有一次我回宿舍被她们戏弄了一下下。然后我就佯装生气道:“明知道我单纯还老是骗我!”谁知道,这丫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你不是纯,是蠢!”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啊。

    我们疯人院不仅有大大咧咧的疯婆子,还有斯斯文文的姑娘,她就是冬宏,我们的小冬冬。“冬宏”这个名字虽然man,但是实际上她很文静。她笑起来是抿着嘴的,特别可爱。这个丫头的数学成绩实在是令我望尘莫及,每次听到她的数学成绩时,我都只有张口“哇”一声的份。

    最后,我也是226的典型疯女。在宿舍经常开演唱会的是我,往往唱破音的也是我,什么《路在何方》、《好汉歌》都是我的循环曲目。我也是我们226的绰号王,绰号一大堆:蚊子,王母,雯兄,卢海大,猪哥等等。还因为每次看小说看到动情之处是眼泪鼻涕哗啦啦地流,又荣幸地得了个“默默的流泪”。我这人有时候特别二,说话老是不经意就颠三倒四。有一次雨桐问我《小时代》中顾里的结局时,我回答:“她最后得了乳腺癌。”然后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把下面的子宫给切了。”她当场笑喷。然后听到其他人也爆笑不止。我很纳闷,直到她们劈头盖脸地骂我没常识,枉做女人时我才反应过来。唉,“二”这种气质是与生俱来的,想改不容易啊。

    我们宿舍的这群姑娘,既是大大咧咧的女汉子,又是在我受伤时默默给我拥抱的知心姐;既是躲在被窝玩手机到半夜的老师口中的“不听话的学生”,又是打着台灯,捧着课本埋头奋斗到凌晨的学霸。虽然她们老是以调侃我为乐,但是我知道这背后蕴含着她们对我的深深情谊。姐妹们,还记得我们每晚在厕所大吼“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的日子,我们肆无忌惮地大笑的时光也仍历历在目。那些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都被我铭记着,珍藏着。尽管我们已经分离,但我知道,我们的心仍然在一起,牵挂着彼此。

疯已过,情仍在,疯人院的友情天长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