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子风采>刊登佳作展

捡拾,散落的旧时光

2016年04月18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灵水》杂志 壮乡文化双月刊·2015 作者: 李宣彦

      一次收拾房间,翻开相册,一张古老的相片映入眼帘,我们一家人在老屋照的相。虽然那也不过十年前的事,但说古老也不为过,我总觉得那种生活已经离我好远好远了。有时候,甚至自己还会怀疑是否经历过那些,然而,在某个瞬间,看到熟悉的画面,那些记忆就像播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中放映。

自从,十年前从老屋搬出来后,很少回去看过。不愿回去不仅是因为老屋的四周长满着荆棘,而是我觉得是我抛弃了它——陪我度过美好童年,给我纯真记忆的老屋,我不敢面对它……不知道此时的老屋会是怎样的一翻情景,在那里会不会找到我幼时玩过的小玩具?我识字时在墙上画的那些字还会不会有痕迹呢?这个季节,老屋旁边的水果树是不是又在疯长了呢?

心血来潮,我决定回去看看那被我抛弃多年的老屋,去收拾下那些童年里的记忆。于是拉上老弟陪我回去看看,就像小时候去哪都会带上他,我们一起去田里摘玉米,一起上山采野果子,一起去海边捡贝壳……起初,他是极不情愿的,毕竟他已不是那个喜欢跟在姐姐后面的小男孩了。在我的坚持下,他还是答应陪我去了。

在这个临海村庄,房子基本是沿公路分布或是沿海边分布,在这里面,只有几户人家,我们家就是其中一户。老屋周围有广阔的天地,大片大片的草原,绿油油的田野。

从公路走进去,离老屋还有一段距离。那条通向老屋的小道,现在,许久没有人走,变得荒了许多,渐渐没了路的迹象。走了一半,是田间的一条小沟,准确地说,下雨时才是小沟。记得,六月份,总会有许多场倾盆大雨,这小沟就会积很多水,人们就会搬来几块大石头来垫脚,走着走着……石头不是歪了、陷了、或者莫名其妙地不见了,于是,又搬来了几块石头。现在,没有雨水,曾经的小沟,只是有几块石头凌乱地立在那里,像是记忆搁浅的石畔。

小道旁边是一大片草原,还记得吗?和小伙伴们总是喜欢有事没事就来这里玩捉迷藏、玩各种游戏。那时,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奔跑,累了就拥入大草原的怀抱。孩子就是这样,玩起来就忘了时间,直到远方传来妈妈喊回家吃饭的声音。然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后来,在某一个时间,某一群人又相聚在这里,继续续写着关于他们童年的故事。后来的后来,我们再也找不到那些熟悉的身影……还记得吗?我们最后一局捉迷藏还没有结局呢?现在空有一片空旷的草原,听不到快乐的欢呼,找不到嬉戏的身影,或许现在的小孩都不玩我们那些年陈旧的小游戏了吧。那就让这风景永远定格在历史一瞬,千万、千万不要打扰了草原的宁静,让风儿去找回那远去的童真。

过了这片草原,在向前转个弯,上了石头台阶,就可以看到老屋了。今天突然发现这石头台阶是那么的参差不齐,一点都不规则,一点都不匀称。曾经,走了那么多年怎么就没发现呢!不过,现在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翻古老趣味。

离老屋的不远处,有一口井,青白石板,虽不大,却牢固地圈出了水与土的界限。那时候,几乎每一层人家都会有属于自家的一口井,井水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冬暖夏凉,特有人情味儿。以前,总是喜欢跟着妈妈来这里洗衣服,然后,妈妈会给我们讲很多有趣的故事,还有那些古老的传说。

老屋的四周有很多很多的果树,有菠萝树、柚子树、杨桃树、香蕉树……好像这些果树在我有记忆起就存在这里了,我想它们应该是和老屋一样老的吧。到底老屋有多老,我也说不清楚,只知道爷爷住过这里,爷爷的爷爷也在这里住过,我在这里住的时候它就已经是老房子了。以前在这个季节,这些果树肯定是硕果累累的。在记忆里,似乎搜索不到黄叶纷飞的场景。此时,找不到任何果实的痕迹,只有那已落了满地的絮和早已干透的叶子,踩上去,苏苏软软的,竟盖过了地上的层层细土。连老果树也要罢工了吗?是历经沧桑,老得已没了活力,还是因为没了主人的期盼而失去了成长果实的激情呢?

大片大片的枯叶,宛如兵俑捍卫的空城,坑坑洼洼的地面犹现沧桑。走近被我们废弃多年的老屋,门口长满了荆棘,半截入土的黄土墙上爬满了青苔。厚重硬质的木大门经过岁月风霜的洗礼已经裂开了一道道深长的裂缝,斑驳的木门、铁栓与锁锈修铸为一体。有力推开门像是打开记忆的闸子,回放着那些被锁住的回忆。时光盒子,尘封过多少幸福的记忆。遗忘了当年,是谁,接纳了我的天真懵懂,又是谁,凝固了我的快乐。

老屋,我想念你的陈旧与温馨,我想念那些回不去的熟悉的画面,还有那早已远去的孩提时代。

那些生活的片段又回来了……有人说,时光是记忆的橡皮擦。而我像是旧时光的拾荒者,捡拾那些散落的旧时光的底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