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子风采>刊登佳作展

2016年04月18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期刊《昆仑文苑》2015年1月总第三十八期 作者: 陈思卉

入夜,万籁俱寂。黑夜中,熠熠闪烁着一簇昏黄的灯光,绵长细密的灯光投射在书上,“呵,父亲,我是您放出的希望的帆。而您,就是那承载我生命的河。”一滴泪滑落在纸上,漾成了一朵刺眼的花,湿润了我的心。

小时候家里经济状况并不好,为了生活,父亲带着年幼的我去了宜州,租着朋友的一间小门面,开起了食铺。每天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是我最期待的了,因为这预示着父亲将要去菜市场采购食材。幼小的我还没学会说话,走路也是颠颠颇颇,父亲生怕我一个人坐在三轮车后面会发生意外,于是一只手握着车把手,另一只手紧抱着我。就这样,父亲带着我去买菜的习惯持续了两年,这个单手紧抱我的姿势也因此持续了两年。时间长了,菜市场的叔叔阿姨都熟识了我们这对父女俩,偶尔还多送我们几个小菜。市场里的食品总类很多,我叫不出名字。但昏黄的灯光摇曳下,各种各样的食材闪闪发光,它们像一张张书签,标出了这个永恒的瞬间。

时光流转,我已从咿呀学语的孩子变成了背着书包上学的少年。由于家里的经济状况好转,我们又回到了日思夜想的故乡。县城为了宣传文化知识,周末在广场放映免费电影,屏幕就是那白色的布幕。我吵着闹着,父亲拗不过我,只好同意。广场上出乎意料的热闹,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就在我将被他人推挤开时,一双温暖的大手牵起了我的小手,穿过那如潮的人海。“爸爸,他们太高了,我看不见”,话刚说完,父亲的一双大手将我高高举起,一下子把我放到他的肩头,让我高高坐在他厚实的肩膀上,我的视野顿时开阔起来。这些年过去,我早已忘记了电影的名字。可那挺直的背影在路灯和星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一直跳跃在我记忆的心尖,温暖了我的岁月。

时光荏苒,我终于踏进了大学的殿堂,可岁月的年轮却悄悄地写在了父亲的身上,他的头发中藏着几根银丝,他的脸上爬上了几条皱纹,他的腰背不再像从前一样笔挺。记得新生入学的前一晚,父亲取出衣柜里的衣服,把它们整齐地摆放在床上,一一试穿。看着父亲像小孩子新年穿新衣似的在镜子前舞弄,我忍不住嘲笑父亲“臭美”。“哎呀,明天可是你开学的日子,这是我第一次见你的新老师和新同学,可不能让他们看低了”,“我和你妈都没念过大学,现在你争气地考上了,可要用功读书”,“在学校里若被人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有事记得打电话”……我这才发现,平时沉默寡言的父亲竟有“唠叨”的一面。

大一新生的我对大学里未知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怀着热情和憧憬参与了各种活动。每次父亲打电话来的时候,几乎都是以我“拒接”画上句号。时机似乎总是不对,我总是因在开会、排练、整理资料、写作业,又或聚会而挂断了父亲的来电。有一次看到好几通未接来电,回拨时我听到了父亲久违的声音。“闺女,邻居奶奶说南宁的一家超市发生了砍人事件啊?你们那里没事吧?你出去要小心点,注意安全……学校伙食怎么样,还吃得惯吗?不要挑食,要多吃点,荤素都要吃,营养要均衡……天气冷了要多穿些衣服,晚上盖好被子……”听着父亲的叮嘱,异乡的我甚是想家。“喂,你在听吗?怎么没有声音。”我点点头想要表示我在听着,可点头后才猛然发现父亲是看不到的。“我和你妈都想你了”,湿润的空气里飘来父亲的声音。他的声音很轻,像雨丝落在我的肩上,我突然很想哭。让我怎么出声呢,我红了眼眶,喉咙卡着,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所谓天下父母心,欢喜你的欢喜,忧愁你的忧愁。子女在路上,父母在路上,子女驮着沉重的背包远去, 车辙却始终烙印在父母的心底,他们担忧——儿行千里!蹉跎的岁月,飞逝如风。当残阳还未消失尚有余温时,请你好好把握,好好珍惜。

突然,“啪”的一声,灯光熄灭,整个世界暗了下来,可仍有一个角落明亮而温情。那是父亲浓郁而深沉的爱——我人生旅途中的一盏明灯,无论我走多远,深夜里它总会亮起,照亮我的行程,温暖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