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子风采>刊登佳作展

天佑善人

2016年03月2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故事中国网 作者: 陈积峰

    一年一度的毕业季如期而至,这可把林凡给急坏了。倒不是因为林凡没有找到中意的工作,林凡在国内一所985高校毕业,能力突出,加上长得是风度翩翩,所以林凡还没有毕业就有数不清的企业,公司找到了林凡,都希望能得到这一青年才俊。但林凡却一一婉拒了,倒不是用人单位给出的待遇不够,而是林凡早已有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负。

  林凡出生在广西一个叫蘑菇屯的一个边远村落,父母和村里大多数人一样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虽然一年到头都是勤勤恳恳,但依然没能脱离贫困,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林凡打小就非常懂事,常常帮助家里分担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像捡柴煮饭、洗衣喂猪…..,这些农活林凡早早就驾轻就熟了。为人父母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龙化凤的,虽然家里的日子很清苦,但林凡的父母早已暗下决心即使不吃饭也要让孩子有书读,供林凡读大学,这样林凡才不至于重走他们的老路,林凡才能永远脱离这个贫穷的山村,林凡也很懂事打小就很用功读书打小就是读书的状元。虽然生活很艰辛,但在父母东挪西借,乡亲们和政府的帮助下,林凡还是顺利大学毕业了。得人恩果千年记,大学毕业的林凡虽然可以飞得更远,飞得更高,但林凡却一心只想回到家乡的扶贫办工作,因为从上大学的第一天林凡就在心里对自己说,等到大学毕业了,自己一定要回到家乡,用自己的热血和能力去建设家乡,让乡亲们都脱贫致富,都能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但林凡虽然有满腹的抱负和满腔的才华,但今年林凡家里的扶贫办却没有招录新人的打算,这可把林凡急地团团转,眼看同学们一个个都找到了自己满意的工作,高高兴兴地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更是让林凡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又无可奈何。宿舍里就只剩下林凡一个人了,空荡荡的床位让林凡感到落寞,感到失意,林凡习惯性地把挂在胸前的祖传玉佩亲吻了一下,低沉地说道:“都说你有灵性,通人意,我林凡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只想一心一意地建设家乡,凭自己的努力让乡亲们都能过上好日子,回报乡亲们这些年对我的帮助与支持,希望你能显显灵。”原来林凡身上有一块祖传玉佩,据说这块玉佩是当年苏东坡被贬岭南,在游山玩水时在山里捡到一块玉石,于是苏东坡就把这块玉石亲自雕琢成玉佩,天佑善人玉佩上这四个醒目的大字据说就是出自苏东坡之手,这块玉佩是林凡家的传家宝,传到林凡手里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林凡是听着这块玉佩的传说长大的。说来也奇怪,才过了几天了林凡就接到了县里扶贫办的电话,说是决定要录用他。原来近年来政府不断加大扶贫力度,今年当地政府又拨出了专门的经费准备成立一所扶贫小学,需要专门的人手去负责这件事情。林凡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加上能力突出,所以简历一下子就被县政府给拿了。林凡接到通知别提多高兴了,心想真是天佑善人啊!我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努力工作,利用自己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去建设,去改造家乡,帮助乡亲们脱贫致富,回报乡亲和政府的帮助。

  春风得意马蹄疾,林凡带着满腔的热情和抱负来到县扶贫办报到。只见在扶贫办办公室上挂着一个牌匾,牌匾上写着和林凡玉佩上四个一模一样的大字,天佑善人,看到这几个大字一股热泪在林凡心里流淌了起来,林凡深深地吻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玉佩。就像林凡自己所说的一样,他一定会努力工作,用自己的能力去建设和改造家乡,林凡工作以来没有一天是在办公室里呆着的,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总能看到林凡带着纸笔在村里的街头巷尾和乡亲们哈哈大笑地交谈着,并且不时用纸笔写下乡亲们的建议和看法,林凡本来就是农村孩子出身,加上自己工作以来深入群众,脚踏实地,才半年不到的时间林凡就彻底地摸清楚了村里的情况和乡亲们内心的想法,因此不仅把扶贫小学的事情办得妥妥帖帖,还综合村里的资源提出了旅游致富和瓜果致富这两条路子。就这样在林凡的带领下乡亲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乡亲们给了林凡一个称号“致富设计师林凡”,林凡的成绩领导也看在眼里,所以三十不到的林凡就被提拔为县扶贫办主任了,真是羡煞旁人。“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面对乡亲的称赞和领导的提拔,林凡并没有自满,他只想对得起玉佩上天佑善人那四个字,好好地为乡亲服务,让乡亲们的日子越来越好,这样他就心满意足了。

  虽说林凡一颗赤子之心,一心只想为乡亲们服务,但难免高出不胜寒。自从林凡当上主任以来,就不停有人给林凡送礼,什么高档名酒香烟、人参鹿茸等之类的东西老是莫名地出现在林凡的办公桌上,毎送一次林凡就退一次,弄得林凡是不胜其烦。这天林凡像往常一样早早就来到了办公室准备办公室,办公室里静悄悄的,牌匾上天佑善人四个大字严肃地排在一起,让林凡充满了力量。今天难得清静,难得办公桌上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今天我可要把县里批下来那块创业基地的事情给处理好了,林凡心想。可没有想到,林凡刚刚拉开办公桌抽屉,一张红色的请柬赫然出现在林凡的眼前,原来是市里房地产大亨李仁的请帖,是请林凡出来参加饭局,顺便商量一下创业基地建设的投标事宜的,林凡本想置之不理,但转念一想李仁是村里的主要投资商之一,于情于理总不好驳他面子。林凡决定单刀赴宴会一会这个李仁。晚上林凡准时来到酒店,林凡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脑肥肠满的人笑眯眯地朝他招手,这个人便是地产大亨李仁,说实在地李仁的笑让林凡后脊梁骨发冷,才一转眼的功夫李仁就迎了上来握住林凡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说:“林主任,贵客啊!饭菜已经摆好,就等您入席了。”林凡知道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饭局,可进到包厢林凡还是吃了一惊,原来这个饭局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像什么市商会的陈主席,建筑包工头黄老板,水果加工商刘老板….可谓是藏龙卧虎,几个人和林凡寒暄一番过后都入席了。在饭局中觥觥交错,大家有说有笑,李仁则是不停地像林凡劝酒,一个劲地称赞林凡为县里扶贫所作出的贡献,说他简直是县里的邓小平。人心都是肉长的,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下,林凡也难免有些飘飘然,忽然李仁话锋一转说:“林主任您可真是一等一的能人才俊啊!三十岁不到就当上了主任可谓是前程似锦啊!兄弟我以后还仰仗你多多关照呢?听说县里那块创业基地的投标审批是兄弟你负责,你看咱们是不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哪?。”听了这话林凡顿时酒就醒了,因为林凡清楚投标的事情是千万不能让知道的,林凡本想支吾敷衍过去。没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李仁把一本如血般鲜红的房地产证书摆到了桌面上,证书上赫然写着林凡的名字。这可让林凡又惊又喜,惊的是这可是严重违纪,而且自己怎么能干这种事情,这不是违背了自己的初心,自己的理想吗?喜的是,自己的儿子明年就要到市里上中学了,可凭自己的收入哪里能在市里那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买房子,如果这样房子就有下落了。林凡也是人为了自己的孩子林凡这次犹豫了,在一旁的陈主席等人连忙说道:“林主任呐,咱们兄弟之间不用计较这么多,您看你为了咱们县里的扶贫事业做出了多大的贡献,咱们知道侄子要上中学了,这房子你就收下吧,不要辜负了李老板和兄弟们的心意才好。”话还没有说完李仁就把那本证书塞到林凡怀里,看着证书,林凡忽然间觉得脖子上的玉佩仿佛有千斤重似的,但又想到自己的孩子。“做一次,为了孩子就这一次,下不为例。”林凡对自己说。

  欲望的阀门打开容易,关上可就难了。从那以后林凡参加了越来越多的饭局,办公室里总是不时地堆放这礼物,几年过去了林凡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像李仁那样大腹便便,脑满肠肥,再也不是原来那个青年才俊。这天林凡西装笔挺,打开了主任办公室大门,也许是时间太久了,也可能是牌匾这些年没有人擦过,天佑善人这四个字早就蒙上了厚厚的灰尘,但现在的林凡并没有发现这些。因为林凡已经习惯了一杯清茶,一张报纸的闲适生活,就当林凡哼着昨晚那首KTV金曲时,一个年轻人推开了大门,这是一个长相清瘦,高挑,眉宇间散发着英气的小伙子,就像十多年前的林凡一样,但林凡还没有来得及称赞这位似曾相识的年轻人,就被小伙子胸前挂着的红色工作牌吓到了一跳,上面写着县纪委:曾楚。而更让林凡吃惊的是这个曾楚,曾经的自己,脖子上佩戴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玉佩,而自己脖子上的祖传玉佩,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不见了。林凡走到曾楚面前像以前一样吻了一下玉佩,摸了摸天佑善人这四个大字,又看了看曾楚,似笑非笑地走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