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子风采>班级刊物展

匆匆那年

2015年05月24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黄小玲(梧州)

 

有些东西,让人心里瞬间大雨滂沱。

青春年华的韶光,就像大海中深蓝色的海水一样,仿佛永远不完,我们总是恣意的挥霍着,被这温柔的深蓝色迷惑,我们在极致地获得与极致地失去中一下子经历了太多太多,多到我们无法承受,又强撑着承受,倚在树下,坐在图书馆前的台阶前,站在最高建筑的天台上,此情此景,似曾相识,又仿佛别人华丽又九曲回肠的舞台剧。

我们义无反顾地天真地付出自己的真心,可那些喜怒哀乐在别人看来只是一场无声影片,以为付出就会得到,可惜别人只是什么都不说,淡淡笑着,看着你。

所有你认为的那些美好的曾经都比不上他轻轻的一句——我要离开了。

安啦,我明白的,觉得震惊又强装着无所谓。

不加修饰的语句,更加让人哑口无言,它所具有的杀伤力缓慢而久远,让你连问为什么的勇气在没来得及产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感觉是那么莫名其妙,那么措手不及,闹起来又太讨厌。

最寒冷的不是天气,而是人心。

在最热闹的人群尽头,是无可救药的寂寞暗淡的荒芜心情。

我们拼命地学习如何冲刺一百米,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你跌倒时,怎么跌得有尊严;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么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你疼痛得无法忍受时,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别人;你一头栽下时,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创痛,怎么获得心灵深层的平静;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怎么收拾?

谁教过我们,在跌倒时,怎样的勇敢才真正有用?怎样的智慧才能度过?跌倒,怎样才能成为行远的力量?失败,为什么往往是人生的修行?何以跌倒过的人,更深刻,更真诚?

我们没有学过。

他们只是告诉我们跌倒是必须经历的,勇敢是必须拥有的。我们问为什么,他们只愿意说四个字:你会懂的。

已经到了某个时刻,发现逝去的不是时间,而是对人对事的好奇和想要去挑战的冲动,保持对每件事的冲劲儿是我想要做到的,为的只是心里的踏实和满足,那是一份真切的存在感。

我想过,放手其实很简单,得到了更多自己的部分,会是另外一种充分。

所以,请原谅倔强的我选择转身离开,即使你说还是朋友,但你我其实心里都明白,一切都不一样了,你说起他时言语神情的宠爱保护,虽只是只字片语,但已深深烙在我心上。或许,并没有必要那么决绝,可也许你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你的决绝,对我的决绝。几年前的今天,从未预料过你我会是这样的结局,从来没有怨恨过你,我想说的是,感谢你在那些我崩溃难堪的日子彷徨几近绝望的日子里毫无怨言的陪我走过,我至今心存感激。

我们之间正如那年的匆匆,匆匆那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