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

2015年04月0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

——《白夜行》东野圭吾(2014年6月9日星期一)

12汉本3班  李一兰

“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桐原亮司的这句话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正如笹垣闰三所说,“故事是十八年前开始的,但到现在还没有结束,要结束,就得从头开始。”一切不过是从桐原洋介的变态爱好和因此被儿子杀死开始,这样的故事开头同时改变着许多人的命运(西本)唐泽雪穗从小就被恶魔折磨,和桐原亮司本该有着美好的童年,但是因为母亲把她当成物品出卖给桐原洋介,她小小年纪就杀死母亲,外表清纯高雅,但内心阴暗,设计陷害同学朋友,帮助桐原亮司盗取丈夫的文件,为保护自己的秘密不择手段杀人。桐原亮司从小看着母亲和店里的其他男人出轨,为救玩伴唐泽雪穗亲手杀死父亲,13岁离家,上大学,开公司,盗窃软件机密,从事色情交易,帮助朋友隐瞒命案的真相,一心一意保护唐泽雪穗,直到死亡。沉重的爱,沉重的人生,沉重的命运,或许是童年的梦太美好,他和她一起在图书馆读着《飘》,用珍爱的剪刀为她剪出不同的图案,这或许是他们之间共有的回忆。

有人说结局唐泽雪穗不承认认识桐原亮司是无情,但是我认为她是真正懂得这个男人为她所做的一切和生存的意义,他生命保护她,我想无论在他的人生中有多少个女人,唐泽雪穗永远是最珍爱的一个,只是因为他们彼此都太相似,因而无法真正在一起,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只要看着对方安好,就是最大的辛福吧。

我看着很心疼,那是一个绝望悲凉压抑的世界,一个没有阳光的世界,19年的时间,带着秘密和童年的痛苦生活着,不轻易相信,只有彼此,在整个故事中不同的章节会出现不同的人物,展现的是赤裸裸的世界,爱与被爱,守护与被守护,是让人心痛的设定,面对社会的黑暗面,面对匆匆而来,却又匆匆离去的人,利用和被利用,设计陷害,几乎所有的黑暗的事实在这部小说中都可以看得到,那是一个常人无法想像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同的人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做着同样黑暗的事情,这是一种保护,一种在能力范围内的反抗,是笹垣闰三所说的“枪虾和虾虎鱼”的互利共生的关系,在被世界上所有的亲人背叛之后,个经历极其相似的人只有相互取暖,生存之后才可能是生活,这是《白夜行》传递的信息,命运捉弄,只能在白天和黑夜的缝隙之间行走人生,我想只有真正身处其中的人才可能真正感受得到。

故事一共进行了19年,纠缠了19年,心惊胆战了19年,爱恨纠结了额19年,在最后似结未结的结局,桐原亮司选择纵身一跃,就这样结束了他守护唐泽雪穗的一生,在最后的时间段里他还是在做着童年对他来说最美好的事情——剪纸,没有办法想象在看到桐原亮司尸体的唐泽雪穗的心情,没有办法想象在最亲密的人离开之后的生活要怎么样进行,她只知道用最激烈的方式让自己获得更好,更精彩。与其用“同情”这个词来形容他们,我情愿用“为了生存”来给他们理由,是社会和人心的黑暗毁灭了两个本应该单纯善良的孩子的一生,毁灭了与该起命案相关的所有人的正常生活,值得真正谴责的不应该是受害者们,而是人性的冷漠和人心的变态,就算是把一切都看透的笹垣闰三,在结尾也没有说他会怎么对待19年来追踪的受害者,作者不忍心,读者不忍心,他们本没有错,应该说没有什么能真正衡量在这其中谁对谁错,没有结局的结局,在唐泽雪穗的一个转身之间,一切都不言而喻,桐原亮司是曾经是她生命中的阳关,但是到最后却连这唯一的阳关都要失去,不能承认,不能相守,不能停下来,不能伤心,这才是最残忍的事情,只剩下冰冷绝望的世界,温情不再……

书中对白夜行是这样解读的: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暗,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