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和馍

2018年01月07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中国人对于早餐所赋予的感情是特殊的,就像广东人的早茶,平淡而充实;就像西安人的肉丸胡辣汤,浓郁之中还有那一丝细腻;也像武汉的热干面,满足、醇香充斥着整个味蕾。吃早餐仿佛已经成为了每一个中国人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民以食为天,这道理就是如此。慢慢的,早餐给我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感觉吃早餐这个事情很普遍,很平凡,没有什么讲头,而陌生是因为我并没有真正发现和理解早餐的内涵,甚至我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他们。
     馍,一个简单而不能再简单的东西,有的地方拿馍当早餐,就像西安的肉夹馍一样,承载了无数人的感情。在以前,我甚至不知道这一个馍对一些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后来我明白了。我直到现在还记得高中母校门口卖馍的老汉:每天一到放学饭点的时候,我总能遇见他和他的小三轮车,别看车小,可能装下不少的东西,因为做的馍的某些步骤需要油炸,但是在那个六七月的天气,即使是早餐,也要顶着太阳的暴晒和火炉的烘烤以及油烟的吹熏,这无疑是一件让人觉得很痛苦的事,天天如此,使得老汉的皮肤变得越来越干,越来越黑,就连脸上的胡子也已经很长,黑白相混的胡子在每天朝阳的照耀下,让人显得有些憔悴但更有一种沧桑的感觉,说实话,老汉给我最大的触动就是那一抹胡子,密度大颜色深,尤其在做炸馍时手法的娴熟,也让我感到震撼:馍放入油锅里时,手上的速度很快,捏拿的时间刚刚好,捞出来的饼不会有一丝过焦,金黄金黄的,看着就很有食欲。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动力使得老汉能一直忙碌下去,是因为他在享受这份过程还是因为在他看来如此单调乏味的生活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充实和满足。高温和烘烤对他来说甚至是一种鞭策,这种鞭策很简单也很复杂,既有他对于做馍的成就感,是对食物的尊重,卖馍却卖出了水平,卖出了高度。虽然是一个馍,可意义不同。也有这份简单工作的充实感的满足,也有他对于生活的向往,因为他的成果得到了肯定,这就足够了!老汉是一个平凡的人,他的工作是心与火的相传,每个平凡的人都在某个瞬间参与创造了舌尖上的非凡史诗。
     南宁的天总是多变,变化得很快,快到让人惊叹。我听着早上冷风嗖嗖,却看着中午艳阳高照,又看到下午阴雨连绵,让人的心情此起彼伏,那种感觉,让人回味无穷。
    那天早上,雨声很大,朦胧中的我被雨声吵醒,睡意已全无,心情很乱,就连洗脸也是敷敷衍衍,去教室的路上,意识也是模模糊糊。天不亮,也不是太黑,路灯也显得很暗淡,就在路的拐弯处,一个身影进入我的视线中:车棚下透漏着一丝昏暗的光,光不大可很集中,像舞台剧的灯光一样,光的中间,是一个蜷缩的躯体,因为没有直起背,所以显得更有些沧桑感。他手里拿着一个馍,我看的很清楚,那是一个白馍,里面好像夹着什么东西,头一点一点的下去,节奏感很强,就像车棚外面的雨水打落在地面上一样。尽管如此,那一个馍却承载着一份温暖,和外面下着雨的天气相比,它更有一种别样的滋味洋溢出来。
    老汉,我终于看清楚了!
     我没有打扰他,我把脚步放轻,只让这雨声成为陪伴老汉吃早餐的唯一伴奏曲。因为我明白,这雨声,也只有这雨声才能让这老汉的内心得到满足,那是一种心灵的满足,满足于中国老百姓一天的粗茶淡饭和幸福生活,满足于这种单调而充实的生活,一个馍对他来说真的就是这样,寄托了很多。
     他穿着黄色的工作服,背后的“环卫”二字特别醒目,此刻他出现在这里,紧紧靠着这微弱的灯光,去填饱肚子,因为在这之后他得工作,他得去尽自己的责任,但就是一个馍,没有水杯,对于这样的一个老汉来说,会不会被噎着?我忽然想到,想到刚刚自己在食堂的早餐:几个包子和一杯豆浆。我有点不是滋味,也许老汉的早餐很简单,却吃的幸福和满足;也许老汉吃饭地点没有在家里而是在雨天的室外,却是那么朴实无华,不做作;也许老汉身穿普通的工作服,却是值得我们尊敬和敬仰的人。因为有这样的老汉,我们的学习和生活环境才能得到很好的保障;因为有这样的老汉,我们的学校却悄悄增加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因为有这样的老汉,我们才知道平凡中才能见证伟大。
     老汉与馍,在我看来仿佛已经成为了一张名片,代表着勤劳勇敢的中国农民形象,代表着巨大智慧的生活的强者,代表着饱经风霜的真正的猛士!他们活跃在城市和乡村的各个角落,干着不同的工作,可能微不足道,可能容易被人忽视,可是他们却代表着一种身份的象征,他们仿佛在用自己的所作所为来证明他们的存在感,馍,就是对于他们最好的点缀和形容,老汉们在馍上给予的是纯真的感情,是品格的展现和精神的传承,就像老话中所说“上善若水”,老汉们甘愿身处底层做着看似简单的工作,可他们却是这城市的美容师,为我们画出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从不与人争宠,不与人计较,平凡却伟大,只愿他们在属于自己的世界中越走越远,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