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花

2015年04月0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作者: 黄忠朝

向阳花

                      

 

曾经,十年磨一剑,每一天,每一夜充满正能量,为自己,也为对得起背后带着期盼的目光和那些无怨无悔的付出。黎明到来之前,我在心里种下一粒种子,即使生长在黑暗污秽里,也不感到害怕,把每一次风雨都当成成长的养料,终有一天,面向朝阳,随心所欲的生长。

寓言里,善良的农夫用体温救了蛇,却被蛇毒死了。常在想,如果事先料到生命即将被自己的善心所终结,农夫还会不会将冻僵的蛇放入怀中进行救治,结果自然是不得而知,也许他想的只是给这个可怜的小生灵一些温度,别无他意。或多或少,我们都需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摆正心态,去经历,去感受,去成长,去奉献,去回馈。成长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它的芳香永远都只是留给那些在纷繁世界里默默吸取养分的孤独者。

也许,过去我们卑微,现在我们卑微,未来依旧如山间云雾虚无缥缈。那么,尝试成为天使,把种子种在云里吧!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的时候,抬头看看天,你会发现,希望在带温度的光亮里熠熠生辉。

奶奶去得早,父亲从小就是孤儿。打上小学开始,就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穷人孩子早当家”的道理,边上学,边当家,吃不饱,穿不暖,受欺负。父亲是争气的,顺利的考入高中,也因成绩优秀被选为年级学科代表。他像那个时候的年轻人一样,坚强,乐观,肯吃苦,有理想,有追求。

“曲江河畔,五老山下,这里鸟语花香,孕育着无数的革命先烈……”这是在父亲日记本上看到的句子,无疑这位青年也想像其他同学一样,升入更高的学堂,学习更多的本领,日后实现心中报负。然而,在几十块报考费面前,少年的理想抱负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过了小雪,越来越有冬的气息了。年过半百,父亲依旧为了我的学费在工地里劳累奔波。听说,有同学去考驾照,在电话那头,他说:“多学一种本事没什么不好,你自己做决定。”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突然的就想起了在书上看到句子——所有的安排,并非包办,而是担心,因为我们从未考出过让他们放心的成绩。担任了一些社团和学生会的职位,经常因为开会等各种原因在两个校区之间来回走动,公车上经常有刚收工的农民工,有些穿着廉价迷彩服,手掌因为长年劳作长满了厚厚的黑茧,如果自己坐在座位上,会给他们让个座,或者一个微笑。我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身在异乡是否也会和他们一样,我只希望,在他收工回工棚的路上,也有个人给他让个座。他们的收入不高,干着比常人累几倍的活,却无怨无悔。

相比于父亲,自己是幸运的。赶上了一个好时代,衣食无忧,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公益,社会安定团结,挺好的!我们应当做一朵向阳花,不卑不亢。

二十岁注定是个不安的年纪,有时候,心比天高。渴望肯定,渴望指引,有些孤独嚼碎在嘴里,化成一匹脱缰的野马,千里奔波,寻求共鸣。有些梦想被喝醉,灯红酒绿之后,徒留满地唏嘘。山石静好,岁月流沙,有些秘密藏在心底,生出一朵娇贵的牡丹,繁华落地,曲终人散,然而有些人却从不经过。

每时每刻,即使天昏地暗,即使伸手不见五指,即使过着最朴素的生活,我也要长成一朵纯洁的向阳花,心永远朝着有光亮的地方,静静伫立,谁也带不走。